惊心动魄24小时,郑州特大暴雨受困者说


惊心动魄24小时,郑州特大暴雨受困者说的摘要:

  • 每经记者 丁舟洋 每经编辑 程鹏 梁枭 第550期 | 2021/07/22 一场看似平凡的夏季暴雨,没有阻挡郑州人的出行脚步。
  • 他们是出车谋生的出租车司机,是要赶赴自己生日宴会的大学毕业生,是带领着团队冲业绩的企业管理者,是要去医院接姑姑回家的侄女……尽管看到大雨降落数日,尽管收到了短信提示,他们还是有要扮演的人生角色,生活还是要继续推进,不是么?
  • 从昨天(7月20日)开始,事情开始变得不对劲了。
  • 暴雨演变成千年一遇的特大暴雨,积水漫过路面、漫过车顶、漫过地铁隧道。
  • 交通瘫痪、通讯瘫痪,城市不再安全,出行在外的他们,成为暴雨中的受困者。
  • 7月21日,当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联系到他们时,他们都已获救。
  • 他们的故事,是这座特大城市1200多万人的片段。
  • 在24小时经历生死时速,看到生命的脆弱,也看到人性的微光。
  • “最绝望的时候心想和妈妈在一起也没有什么遗憾了” 讲述人:大学毕业生、郑州地铁5号线乘客张柯(化名) “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死里逃生,谢谢老天爷,生命里最好的生日礼物 2021.7.20 郑州沙口路地铁站。
  • ” 2021年7月20日22点44分,我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。
  • 在此之前,我刚刚从被困近五个小时的地铁中获救。
  • 7月21日是我生日,本来20号下午想叫几个好朋友出去一起吃个饭,但雨下大了怕他们不方便,还是和家人一起出去,却没想到碰到了这样的事。
  • 我和妈妈大概五点四十左右从海滩寺站上车,上车后列车就一直在临时停靠。
  • 后来向前开了一分钟左右又停了下来,我看到司机在车厢前后端来回跑了一趟,那会儿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  • 又等了差不多十分钟,车开始向后开,然而仅仅开了一小段就立马停了下来。
  • 这时候有乘客发现车厢开始进水了,并且水位在不断上升。
  • 十分钟后,司机带着乘客向列车前部疏散,并且打开了第一节车厢的车门引导乘客通过应急通道向外撤离。
  • 这条应急通道在隧道侧面,平时是供工作人员通行的。
  • 但水位上升的速度非常快,等我走到第一节车厢的时候水流突然变得特别急,一些已经离开地铁的人又撤了回来。
  • 所有人都很惶恐,但更多的是迷茫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  • 不过,当时很多人可能都和我一样还没有觉得事情到了特别严重的情况。
  • 回到车厢后司机迅速封闭了车门,但水位上升太快了,不一会儿就到了地铁座位的高度,并且还在快速地上涨。
  • 因为沙口路和海滩寺两个站之间正好是一个斜坡,车头方向靠近沙口路站,地势高一些,而我又在第一节车厢,水位相对来说是低的,但水仍然淹过了我的胸口,后面车厢的乘客更是直接淹到了脖子。
  • 车厢外因为停电太黑了,虽然我隐约感到外面水确实很高,但具体我也看不清楚。
  • 大家一开始都还比较平静,互相安慰打气,等待救援人员的到来。
  • 但后来随着车厢内氧气越来越稀薄,我明显感觉到心跳加快、喘不上气,所有人都面临着缺氧的问题,像灾难电影里的情节一样。
  • 一些乘客的情绪开始有些失控,很多人都在哭着和家里人打电话。
  • 妈妈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力量,让我能够在那样的情况面前依然保持镇定。
  • 最绝望的时候我在想,和妈妈在一起,即便是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  • 当时地铁已经被水冲得向左侧倾斜,所以左边的水高一些,右边的水低一些。
  • 有位大哥看到右边水位低,就直接拿灭火器把车厢的玻璃砸开,我们的呼吸才变得顺畅了一些,他救了我们全车的人。
  • 有一个大叔一直在安抚大家的情绪,还有一个姐姐一直在联络外界,并告诉我们最新的救援情况,这都令我们安心不少。
  • 后来,救援人员打开驾驶室的门,拉了一条软绳进来,让我们拉着那根软绳走过了列车与紧急通道间湍急的水流。
  • 水流很急,而且列车门与旁边的应急通道间有一个巨大的缝隙,没有办法跨过去,只能把整个人除了头以外都埋进水里,抱着软绳才能摸了过去。
  • 先是孕妇、老人、儿童,并且看到的几个小朋友状态还都不错,被大人抱着救了出去。
  • 我们是比较靠后才走,出去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。
  • 出去后我们在地铁口等安排,那会儿路面积水很深,来了几辆军用卡车把我们接到了嵩山饭店休息,7月21日早上七点,终于又回了家。
  • 嵩山饭店会议室 地铁5号线获救乘客安置点 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 刚开始得救的时候我光顾着高兴,今天上午回想起来,才感到一阵阵后怕。
  • 不过现在想来,全市甚至全国的人民都在帮助我们,就没那么怕了。
  • 只觉得生命可贵,要珍惜生命,更要珍惜身边的人。
  • “饿到浑身发抖,如果这雨今天再下一天,我恐怕……” 讲述人:出租车司机李勇军 车开到原阳地段,路面的水已经干了,通讯也很畅通,还有两三公里就到新乡了。
  • 回想昨天下午到今天中午的经历,短短20多个小时,对我们这些受困暴雨中的人而言,简直是漫长的煎熬。
  • 我今年47岁,是河南新乡人,驾龄13年,来郑州跑出租车9年了。
  • 这场特大暴雨,是我有生以来遇到最惊险的时刻。
  • 这场大雨从上周就开始了,但我还是如常出车。
  • 昨天(7月20日)下午两点,我拉到一个乘客,她是从郑州回别的地方的,手里还拿着行李箱,可是火车已经不发车了,她就想让我把她送到高速路口与来接她的家人汇合。
  • 车上的女乘客慌了神,跟家里打电话,说着说着就哭起来。
  • 我始终安慰她,说没事儿,即使你的亲人接不到你,我也把你送到酒店。
  • 后来她的家人开着车子接到了她,她下车时还留给我一把伞,说:“谢谢师傅,让我一直待在车里,不至于在雨里受冻。
  • ”我说:“你回家的路真难,现在该我回家了。

想知更詳細內容請按此到財經新聞來源